《幻乐之城》的本质是情感

作者: www.aaroneye.com 分类: 情感 发布时间: 2019-04-30 19:17

上周五晚,湖南卫视《幻乐之城》首播,这档号称“中国电视新物种”的节目从播出前各种神神秘秘的犹抱琵琶半遮面到亮相时的未成曲调先有情,都大大超越了观众对歌曲类综艺节目的期待。不仅仅是技术难度和纯原创的节目模式,它本质是情感。《幻乐之城》各项收视数据都做到了第一,网络流量数据也做到了超级网综的量级,这里固然有自带流量的王菲、易烊千玺加火助力,在微博上产生了“王菲老师我是您女儿的粉丝”、“易烊千玺演技”这样的热门话题,然而也有如任素汐一般的黑马,“任素汐把我唱哭了”亦成为社交媒体话题指数霸榜的赢家。

《幻乐之城》播出前曾让人一头雾水,何为“新物种”?预告片将黄晓明、任素汐、雷佳、易烊千玺四位的唱演作品进行平行剪辑,从镜头到内容呈现,乍一看仿佛是一部“大电影预告片”,据称为了搭建场景,所谓“造城”湖南卫视斥资3个亿,每一个“幻乐之作”从创意提出到舞台公演都需要32天的打磨时间,表演者需要记台词、记歌词、记走位,最终为了一个完美呈现。《幻乐之城》播出时,让观众看到了清晰的节目模式,由幻乐发起人召集自带“唱+演”创意的唱演人,与幻乐导演组成拍档,共同对歌曲进行创意设计和剧情式呈现,不仅如此,其新颖性和独特性之处还体现在每一首歌都有多个高还原度的电影级场景,以“现场直播”的形式“实时唱演、精准切换、一气呵成”,而观众可以跟随镜头获得沉浸式的视听体验。这一模式的产生,正如联合出品人梁翘柏所言:“我一直在琢磨音乐类的综艺节目更大的发展和更多的表现形式,如何才能刺激自己、刺激观众。在以前做节目的过程中,我就一直在观察歌手在表演时的状态,思考是不是可以用一种表演跟演唱相结合的形式来演绎歌曲。”但梁翘柏强调,电视化的音乐节目与舞台剧或音乐剧还有很大差异,唱的方法不一样,演的方法也不一样,音乐作品一定要真实表达,才能有感染力,让人产生代入感。《幻乐之城》的诉求也正在于以“唱+演”的创意融合为突破口,打造出纯原创的节目模式,全方位提升国内音乐节目的水准,让节目在制作、听感、现场体验等各个方面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面对所有歌曲表演类节目,人们最在意的是表演者是否真唱。然而在《幻乐之城》里,观众看不到“真唱”的基本配备:任何返送装置或麦克风。总导演安德胜解释:“为了使观众可以不受任何干扰地跟随表演者情绪的合理性发展,感受歌曲承载的情感,而不是让观众看到歌手在唱歌,在整个表演环节中不仅不能用手持式话筒,耳返、耳挂式麦克风等也不允许出现。”为了同时实现真唱和不穿帮,节目组找到百老汇音乐剧团队设计了“纽扣”形状的麦克风,或是将麦克风巧妙地别在演员的饰品、领带、头发等一切你能想象的“道具”中,同时,为了保证唱演人在“唱演”过程中高质量地和现场乐队配合,保证节目影画统一、同期收音的品质,唱演现场会配有“隐藏的移动人工返送”——现场工作人员手持小音箱跟随演员移动走位,同时又要避开镜头,藏匿在镜头视角以外,以达到无穿帮效果。

如此高质量的电影级画面,是在“实时直播”式录制过程中呈现的吗?没错,《幻乐之城》的所有唱演作品,录制版本即是播出内容,现场呈现的所有画面都将一帧不差地搬到电视荧幕上,包括作品中所呈现的穿帮镜头、唱演人的走音等。而首期节目中有作品出现了小失误,有穿帮镜头,这些都一一呈现播出。首期节目中,黄晓明所唱演的作品《独木桥》由于剧情需要发生了场景变换,有一部分在雨中唱演的内容会明显让观众感受到,由于场景突然变得空旷,声学效果作用下,黄晓明的唱演效果也随之改变,与之前场景的表现有明显不同,同时夹杂着现场的雨声作为同期声,演技、唱功、同期声合为一体,深度融合。任素汐的“幻乐之作”《时光机》讲述的是女儿与父亲的种种难忘经历。其中的布景道具真实地还原了“80后”、“90后”儿时的生活场景,而她在唱演过程尽量表现出最饱满的情感流露,最好的表达“应该就是哭腔”,现场导演表示从哭腔的声音里就能分辨任素汐是否现场演唱。节目播出后,这位相对于所有到场明星都更为小众的话剧演员成为热门话题,观众评价她连喘气都是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