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改名经济学

作者: www.aaroneye.com 分类: 电视剧 发布时间: 2019-05-29 13:00

拍摄时一个名字,播出时换一个名字;地面频道时一个名字,卫视上星时又一个名字;原著一个名字,剧集另外一个名字;国内一个名字,国外又一个名字……

电视剧改名并非新鲜事。2016年针对改名潮,广电总局曾发布《通知》,要求“经过备案审核公示的剧名,不宜随意变更……如确有需要变更剧名的,须在完成片审查环节,经省局或总局完成内容审查后,在确保导向正确、内容与片名一致的前提下按程序履行变更手续。”

即便如此,改名依旧屡见不鲜。依据广电总局官网发布的变更通告,2017年有114部电视剧改名,2018年同样超110部。而截止2019年3月,已有14部电视剧改名,张震、倪妮主演的古装仙侠剧《宸汐缘》变为《三生三世宸汐缘》,宋茜、宋威龙主演的都市情感剧《资深少女的初恋》变为《资深少女的幸福生活》,汤唯、朱亚文主演的古装剧《大明皇妃孙若微传》改为《大明风华》……

国家有政策制擎,观众的态度也贬多褒少,这种情况下剧方依旧执着改名,其目的一是为求利,二是为求生。尤其是在寒冬未消、政策收紧的当下,改名对电视剧播出、传播、收益等各方面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结合过往例子,提高传播度、便于过审上星、匹配内容是剧方改名时的三大主要考量点:

1、提高传播度

“抱大腿”、“跟风”、“雷”、“淡化地域or个人色彩”、“删繁就简”是剧方借改名提高传播度的五大主要方法。

《甄嬛传》大火时,黑龙江卫视曾把于正剧《宫》改名为《甄嬛前传》;山东卫视也曾紧抱《悬崖》大腿,把《雪狼》改名为《悬崖第二部》。而由三生三世原版团队打造的《宸汐缘》改名《三生三世宸汐缘》,无非也是想在“品牌统一化管理”的同时,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热度为自己增添认知度和话题度。

“跟风”和“抱大腿”目的相同,都是为了蹭热度,只是相对委婉了一点。迪丽热巴、张彬彬主演的古装剧《秦时丽人明月心》原名《丽姬传》、佟大为、陈乔恩主演的都市情感剧《人间至味是清欢》原名《我们这一代》、郑爽、刘恺威主演的清宫剧《寂寞空庭春欲晚》原名是《长相依》……这些剧改名无非是为了赶“七字古风体”潮流,为自己增添话题度和辨识度。

与“跟风”和“抱大腿”不同,“雷”是借剧名博眼球为剧集造就热度。被业内称为“最会给电视剧改名的频道”——湖南电视剧频道,绝对是“雷”式改名的代表。人物传奇剧《忽必烈传奇》在湖南电视剧频道播出时被更名为《打仗天才忽必烈》、宫廷戏《真假东宫》被更名为《两个女人好斗的原因不可思议》、《盛夏晚晴天》被更名为《爱情买卖》……

“淡化地域or个人色彩”和“删繁就简”一个是借扩大受众群提高传播度,如段奕宏、马苏主演的《大连故事》改名为《浴血三兄弟》、何冰、郝蕾主演的《傻柱》改名为《情满四合院》;另一个则是借简明的剧名加深观众的记忆度,如蒋雯丽主演的《正阳门下之大前门下的小女人》改名为《正阳门下小女人》,俞灏明、吴谨言主演的《梧桐里的钟声》改名为《外滩钟声》。

2、便于过审上星

过审上星的方法比较简单,做到避忌敏感词和贴近主流价值观即可。

先说避忌敏感词。古装题材方面,由于价值导向等问题,“宫斗”、“权谋”都已成为古装剧宣传时的敏感词,因此大多数古装剧在改名时都去掉了“皇”、“妃”、“权”、“王”、“帝”,如《大明皇妃孙若微传》改名《大明风华》、《凰权》改名《天盛长歌》、《帝凰业》改名《江山故人》等;都市题材方面,“欲望”则是绝对的禁忌词,如《欲望之城》改名《渴望生活》、《欲望的阶梯》改名《爱的阶梯》;司法行侦题材方面,从《执行法官》改名《执行利剑》、《我是警察之潜伏》改名《法网追凶》、《纪委书记》改名《风雨送春归》来看,诸如“法官”、“警察”等与公安司法相关的职称,是这类剧集在改名时普遍会剔除的字眼。

而从《女匪首传奇》改名《云鹤传奇》、《打土匪》改名《铁血茶城》也能看出,“匪”也是剧集改名时会剔除的重点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