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主义电视剧创作新探索

作者: www.aaroneye.com 分类: 电视剧 发布时间: 2019-05-10 10:09

  一部优秀的主旋律电视剧不仅要拥有坚实的主流价值观作精神支撑,也要采用观众喜闻乐见的戏剧艺术手法,只有这样才能让英模人物真正走进人民群众的内心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产电视剧蓬勃发展,响当当的主旋律电视剧也很多,但像《最美的青春》这样质朴、真实、打动人心的作品依然令人瞩目。《最美的青春》讲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塞罕坝上一群造林人的故事,这样的现实题材主旋律作品能够取得如此好的收视效果和观众反响,令人惊喜。如果说塞罕坝是中国绿化工程的一个奇迹,那么《最美的青春》这样一部主旋律题材电视剧,在今天荧屏选择如此多样的情况下,能够得到这么高的关注和评价,同样也是一个奇迹。某种意义上,这部剧是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现实主义创作精神在电视荧屏上一次最新的胜利。

  从“青春选择”出发,诠释塞罕坝精神

  这部剧的名字叫《最美的青春》,它把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高扬的主流价值观紧紧系在“青春选择”这一重要人生命题上。青春是人生最华美的篇章,青春的价值究竟是什么?相信包括90后、00后年轻人在内不同年龄段的观众观看《最美的青春》一定有所感悟、有所感动。

  人的价值绝不在于获得什么东西,而在于他对社会奉献了什么东西。《最美的青春》以冯程、覃雪梅等典型形象向观众诠释什么是最美青春:因为热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而主动迎接挑战、攻坚克难,敢于创造、不怕牺牲,变不可能为可能,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去创造奇迹、报效祖国、造福人民,这就是最美青春。正如剧中冯程所说,“我所有的热血和眼泪都留在这儿,我在这儿值了”。这就是这部剧的主题,就是它所诠释的人生崇高价值。

  和时下很多热播剧相比,《最美的青春》质朴得不能再质朴,真实得不能再真实,它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塞罕坝造林的那种时代环境还原到极致。剧中没有所谓“流量明星”,多是功力扎实的演员,他们对艺术的真诚跟这部剧主题一样,彰显奉献精神。电视剧在沙漠荒原取景拍摄,艰苦条件使两位主要演员成了“野人”,剧组要求再高他们也没有抱怨,而是努力报答这个题材。这部剧所呈现出来的艺术特点和精神气质,在当前电视剧市场中是非常少见的,它以充满活力的艺术真实诠释了塞罕坝精神和主流价值观。

  挖掘英模戏剧魅力,自然凸显主流价值

  要把塞罕坝人一心造林的奉献精神拍得真实,不是一件容易事。塞罕坝精神之所以伟大就在于当时条件异常艰苦,如果计较个人得失,没人情愿呆在那里。冯程上去坚守三年,接着大学生上去、中专生上去,很多人上去……用6年时间种活树靠的是怎样的精神支撑?现在年轻人能够理解吗?让这种讲述“奉献”主题的主旋律作品赢得年轻人的接受和信任,是对导演郭靖宇和他团队的一次考验。

  恩格斯曾说,真理说到底就是让事实本身凸显出来。真实也是这样,还原真实不是一件容易事。在《最美的青春》之前,郭靖宇执导的大部分电视剧都采用强情节模式,一上来就把你死我活写到极致。然而《最美的青春》聚焦在人与人之间的性格冲突上。有位英国戏剧家说过,所有戏剧说到底都是“危机艺术”,要真实地营造危机,解决危机,又生出新危机,如此往复。通过在强情节模式中注入前所未有的新鲜而又坚实的精神力量——塞罕坝精神,郭靖宇的这种“危机艺术”优势在塞罕坝这一题材上得到了拓展和升华。

  崇高往往和牺牲相联系,没有奋斗和牺牲就没有崇高,就没有美学上的悲剧精神。《最美的青春》在这一点上真实感人。第一场戏迎亲,喜服被一场沙尘暴吹跑了;大学生们以为避暑山庄一定很漂亮,结果一上坝,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黄沙,受冻、挨打、被狼咬,这些最真实的困难凸显剧中人物的牺牲精神。剧中还有三个特殊的“牺牲”:老刘头的牺牲,沈梦茵的牺牲,孟月孩子的意外去世。三个牺牲都很偶然,但又非常合理,因为它符合典型环境中整个形势发展的逻辑,符合人物的性格逻辑,让观众信服,这也是主创在艺术上的高明之处。这些牺牲看起来很平凡,但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它们不是编出来的,而是从生活中渗出来的。《最美的青春》正是以这种重情节、重性格冲突的艺术模式,赋予塞罕坝精神以一流戏剧魅力,使它真正在情节和场面中自然流露,实现对主流价值观新的发掘和表达。

  审美观照塞罕坝实践,揭示深刻思想内涵